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交流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心得!

青春放彩生命飞歌——山东省广北农场开发建设纪实

时间:2019-08-09 02:3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会议PPT

  IT计较机

  建筑/情况

  法令/法学

  通信/电子

  研究生测验

  经济/商业/财会

  幼儿/小学教育

  办理/人力资本

  汽车/机械/制造

  医学/心理学

  资历/认证测验

  金融/证券

  文学/艺术/军事/汗青

  论文

  经济论文

  芳华放彩生命飞歌——山东省广北农场开辟扶植纪实

  芳华放彩生命飞歌——山东省广北农场开辟扶植纪实 在祖国的渤海之滨,有一片广宽的荒漠,荒漠上升起一面红旗,广北农场在这里新建。 我们向荒漠进军,我们向大地开战, 用我们劳动的双手,把广北建成夸姣的家园。 这首已经风行而又远逝的《广北之歌》,人们 已记不清作者的名字,但它所活泼描画的广北农场 草创期间,第一代开荒者以仆人翁的革命热情扶植 本人家园的激情壮志与伟大胡想的场景却历历在目。 它唤起了农垦人夸姣的回忆,发生了强烈共识,使 人们心中不由涌起一股诗意一种浪漫。它不只仅是 一首简短的歌曲,而是老一辈农垦人已经的憧憬与 崇奉,名誉与胡想1 1950年3月,为了落实地方“向苏联进修,开 展机械化种粮、扶植机械化农场”的指示,华东局 决定在山东省广饶县第七区赵嘴一带兴开国营广北 农场。 人不单要改天,还要换地。广北荒漠多 为汗青上黄河水众多所冲积的淤土,此中以“宽阔 稍”、“好天洼”最为出名。本地群众抽象地说:“早 晨软,晌午硬,到了天黑耪不动。”可见荒漠上“杠 碱土”的耕耘坚苦。汗青上,清朝和民国当局接踵 在这片六合无春、举目无林的穷山恶水上设立过招 垦局和淤荒垦丈局,均无功而返,不了了之。 现在的开荒队开过来了,97名朝气兴旺、 满怀抱负的队员踏上了这片荒疏已久的地盘,他们 将在这里开荒拓植、种粮采棉,立志把这片荒田野 坡变成丰饶的绿洲。 。一张白纸,没有承担,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 好画最新最美的丹青。”一代伟人的浪漫情 78I中国农垦l 2010.08 怀激励着创业者们披荆棘、战天斗地。他们激情 万丈地喊出了振聋发聩的标语:把广北建成“北上 海”,建成华东粮仓“小乌克兰”! 其时都是向苏联老迈哥进修,使这一期间发生 了大量来自俄语的音意合译的风行语,如:“拖沓 机”、“布拉吉”、“康拜因”等。带有浓重俄罗斯风 格的宣传画也充溢于人们的眼皮。那时报纸、画报 上经常呈现的两幅画强烈地刺激着年轻人的视觉。 一幅是苏联画家马克西莫夫画的《萨沙一拖沓机 手》,另一幅画面是一台力大无限的DT一413拖沓 机隆隆行进在俄罗斯广袤的草原上。那是一个充满 抱负和憧憬的火红年代,报效祖国、到最艰辛的地 方去立功立业的信念,激荡着无数年轻人的心。到 广北去,当工人,开拖沓机!一批又一批热血青年 怀揣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名著《钢铁是如何 炼成的》,高唱着苏联歌曲《共青团之歌》、《山植 树》,勇往直前地朝着抱负飞驰而去。那真是一个为 了胡想而保存的年代! 有一个大上海的青年被这种激情燃烧的空气所 传染,从富贵的十里洋场奋勇投身于莱州湾畔这片 亘古荒漠。他就是上海顶尖的内燃机技工李瑞龙。 这位二十明年的手艺骨干瞒着家人,毛遂自荐加入 了垦荒队,而且将本人的小弟弟也从上海迁来农场 上学、就业。忆起昔时的初志,他寥寥数语,道出 了心声:“机械化农场是我的用武之地。我选择了追 随徐明光副场长来广北农场,由于他是我所相信的 人。”1950年3月初,他和火伴们将广北农场合需 的一切机械配备拆卸完毕,并连续驾车送至东站后, 即同其他6人分开大上海,踏上了赴广北荒漠的漫 漫征程。这一去竟达45年!他用了近半个世纪的峥 万方数据 嵘岁月,演绎了为胡想而保存的人生。他是一位对 农垦事业有过大功的人,带出了一批又一批汽车、 拖沓机补缀方面的手艺人才。面临如许的人,没有 人能不寂然起敬。 1950年暮春,第一批苏制C一6牵引式康拜因、 纳齐拖沓机运抵广北。当这些庞然大物喷着黑烟, 机声轰鸣、卷着黄尘隆隆驶过赵嘴村时,整个村庄 都沸腾了! 机械化的曙光照亮了这片天老地荒的田野,这 片粗犷的世界将起头绽放出温和、文明和理性的光 辉。一种簇新的出产关系和糊口体例已活生生地呈 此刻人们面前。 隆隆的机械声强烈震动赵嘴村30岁的农人赵 向乾的心。他是赵嘴村出了名的大白人,有感于农 场扶植的雄伟气派,他当机立断地将本人的地盘、 耕具、树木无偿地献给场里,当上了一名农场工人。 这条耿直、粗犷的汉子将本人的命运同名誉的农垦 事业紧紧连在了一路。 建场初,广北农场第一批农业机械是解放南京 时缴获的整套美国制造的机械。这套农业机械包罗 大中小型拖沓机,挖、掘、铲、运机,载重汽车、 吉普车和各类配套农机具。 斯大林建场初期,农场多量引进了纳齐链轨拖 拉机、C一6拖沓康拜因等苏式机械。此后,跟着 多量苏式机械而来的还有诸多东欧国度的农业机械。 如苏联产DT一413、C一80、德特55;捷克产热 特25,35;匈牙利45、55;罗马尼亚产乌尔苏斯等。 老机务们回忆说,1952~1963年间,广北农 场先后具有6个国度出产的20个型号的拖沓机,号 称“拖沓机结合国”。这一得天独厚的劣势,吸引了 浩繁农机院校的学生竞相来场练习。 多年后的今天,有两款车型仍是老机务们聊天 的抢手线年从苏联进口的一台 C一100多用处拖沓机,工人们喜好称之为“斯大 林100号”。这台“巨无霸”是阿谁时代的超等鼎力 士,很有一种“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的 霸王之气。此机车在农场次要用来推土,不断利用 到80年代初。 另一款车是匈牙利45轮胎拖沓机,农场大人 小孩都喊它“穷穷穷”。这款车以其粗陋的制造工艺 和低下的工作效率,让驾驶人员吃尽了苦头。 农场周边的农人没有亲眼看见机械耕耘,一般 是不相信或将信将疑的。1950年春,勘测小组初到 广北勘查场地时,只要少数人(干部与个体积极分 子)传闻要建机械化农场,感应十分兴奋:“早就听 上级讲拖沓机,这回真的来了!”而大都农人群众 的反映都是:“拖沓机、拖沓“狗”!八路军光说大 百闻不如一见。5月下旬,“宽阔稍”遗址上开来了苏制链轨纳齐拖沓机,带五铧犁,以每小时 11亩的效率,8台机械日夜耕垦,半个多月开了近 两万亩的大片荒地,四周村庄的男女老幼,再三观 看,莫不叹服。特别一些老年农人,默默地跟在犁 后(或坐在犁架上),望着海浪般翻腾的黑土、白草 根,啧喷称奇。这些常年用刀耕火种、人扶牛拉最 原始方式劳作的农人亲眼目睹了最现代的耕耘体例 后,算是开了眼,完全撤销了疑虑。忍不住叹服: “工人本事真大,一小我顶一百小我干活”。 农人信服机耕后,就想积钱购买。他们称美式 小福农为“红头骡子”,闲谈时说:“我们的小黑驴 得换个红头骡子使了。” 为了搞好场社关系,农场成立了农机办事队, 为四周农人代耕,只收油料费。被代耕的农人,面 子十足,很有荣耀感。一次办事队到坡庄代耕时, 农人们骄傲地说:“叫寿光来交往往的人看看,咱庄 使上机械了,耕地、抽水、送粪,都使上机械了。 庄西是拖沓机响(耕地),庄东也是拖沓机响(送 粪),好热闹!” 村里良多的年轻人,都成了机械迷。以至推小 车的,碰到拖沓机,不由分说,将小车抬到拖斗里 坐一截路过把瘾!不竭有人到农场要求收容做机务 工人,不承诺不愿走。有的儿子跟母亲吵嘴出来了, 他老父亲便跑到来查询是不是跑到农场来了……农 场的青年须眉,也成了姑娘们青睐有加的方针。当 地于是编出了顺口溜:“要想吃好饭,围着农场转”、 “找婆家不找两个骡子一群羊的,要找在农场吃食堂 的”,及至后来,颠末批改后的版本也出来了:“找 女婿不找三亩地一头牛的,专找机务队抹黄油的。” 由此可见农场青年机务工人的魅力之大。 新中国的降生,给了妇女们翻身解放的舞台, 过去由男性掌握的行业终究呈现了女性的身影。 1950年6月,黑龙江德县萌芽乡呈现了一支女子拖 拉机队,新中国第一位女拖沓机手梁军和她的8名 队员一时间成了旧事人物。 2010.08 I中国农垦l 79 万方数据 几乎是统一时间,广北也具有了一批与梁军齐 名的女拖沓机手。追想似水韶华,老农垦们仍能如 数家珍般地谈论着旧日这些当家旦角的名字:董力 。那年代开拖沓机是很风光很牛气的,一到了出产队总能遭到前呼后应般的欢迎。特别女拖沓机 手,更是异乎寻常,像宇宙上下来的。偶尔脸上抹 点黑油,在别人的感受里都像一朵花一样。”一位跟 拖沓机打了半辈子交道的老队长,今天回忆起来仍 是唏嘘不已。 女人如花。她们像花朵一样点缀了贫瘠枯燥的 荒漠,好似万绿丛中一点红,给这片荒烟蔓草的旷 野带来了歌声、欢喜和温暖;又像甘露一样洒向这 片清一色的汉子的荒原,使得寥寂的穷山恶水变得 活泼、热闹起来,处处萌动着兴旺朝气。“~花一世 界,一叶一菩提”。从这些女性身上充实折射出了 “时代分歧了,男女都一样。”的新社会风度。 面临超强体力劳动,铁姑娘们甘之如饴,一直 对崇奉抱着一种不凡的热情,心中涌动着立功立业 的豪放志向。芳华放采,生命飞歌。广宽的三角洲 平原上,她们在严重、艰辛、忙碌的劳作中砺炼着 芳华,演绎着五彩人生。芳华作证,岁月的河道中, 她们曾激起过一朵朵不成轻忽的浪花。 那时为了多开荒,她们每小我一天几乎要开荒 130亩,一个台班干12个小时,持续耕耘20多个 小时是很一般的工作。 最难的是突击开荒连轴转时,夜班小憩就睡在 苇棚或简略单纯板屋里,往男拖沓机手两头一躺,顶多 找块板子隔一下。这些不可思议的艰辛和尴尬,对 她们来说,似乎也算不了什么。建场50周年时,周 作元即兴赋诗一首,抽象地道出了昔时的实在境 况:“少者为奇故事多,帽子一戴常认错。夜班田间 睡板屋,男女同室木板隔。” 最要命的是一小我开拖沓机夜间犁地,黑咕隆 咚的荒地里,胆量小的女拖沓机手一般不敢熄火。 她们经常看到犁铧后面不远处有两束绿光,那是荒 原上跟踪而来的貔子或獾。心里直发毛的她们就不 停地往前开,不敢停一下。她们听本地老乡说,本 地有一种“话貔子”,特地跟踪人,学人话,你走它 走,你停它停,你喊它“滚蛋!”它也怪腔怪调地 回敬你“滚蛋!”黑如泼墨的夜里,遇此情景,不 免令人毛骨悚然。 80l中国农垦l 2010.08 女拖沓机手们勇立潮头唱大风的不俗表示,引 起了旧事界的关心。《(公共日报》记者鞠茂勤采访劳 模李桂亭后,写出了长篇通信《女拖沓机手》,惹起 争相传阅。1952年麦收,《华东画报》社记者来农 场采风后,一帧女劳模周作元驾驶拖沓机的照片刊 登在《华东画报》上,后不久又鲜明出此刻《人民 画报》的封面上,一会儿“红到了地方”,广北农场 也随之闻名遐迩,名震一时。 董力生更是一个具有传奇故事的人。这位和平 年代的支前榜样在社会主义扶植中再添豪杰本色, 作为农业劳动榜样随中国赴苏参观团于1952年4月 到苏联拜候。回农场不久,上级组织访苏人员到各 地引见苏联社会主义成绩,董力生和别的几小我到 惠民地域各县作巡报答告,宣传苏联社会主义的美 好糊口。 董力活泼情地回忆着访苏的那些日日夜夜,新 鲜的见闻令听众们如醉如痴。半个世纪后的今天, 昔时听过她演讲的老农垦,仍能绘声绘色地讲出参 观莫斯科、敬仰列宁墓、遭到布琼尼元帅接见等一 些片段…… 一个时代,一段汗青。董力生在广北这片地盘 上,倾泻了一腔热血,贡献了芳华与恋爱,实现了 本人的人生价值与理想,也获得了糊口最高的奖赏。 她曾遭到、斯大林、金日成三位政治巨人的 接见。的宴请、斯大林赠送的黄昵军服、金 日成捐赠的留声机,使她的荣耀达到了巅峰。她的 终身可谓:雄姿英才、波涛壮阔、轰轰烈烈,不愧 女中丈夫。一小我终身灿烂如斯,复有何求? 再回顾,芳华如梦,岁月如歌。遥想昔时,正 值韶华之年的6位姑娘,壮怀激烈,年轻的脉搏合 着机械轰鸣的节奏,奔驰在春天的沃野上,似婆娑 芬芳的报春花,起舞争春,风生云起,水流花开, 用芳华编织出人生的五彩光环。笔者无缘以见宗南、 李淑敏、朱镜冰的旧日芳容,却从吴洪源先生处偶 然获得一张杨匀(代耕队队长)、董力生、周作元三 姐妹摄于1990年的一张合影。然而光阴如棱,镜不 藏老,旧日的芳华风度已不见踪迹。这些把生射中 最好韶华献给了广北的人,这些荒漠上的第一代母 亲和现代文明的传布者,腰身已不再高耸,青丝已 变成了满头鹤发。更有甚者,生命无常,天不假年, 董力生已于1990年撒手凡间。此情此景,令人不堪 唏嘘。 万方数据 灿烂的舞台终有曲终人散的时候,当帷幕缓缓 下降时,一切将被汗青接管。汗青将记住她们。 1950年5月,阵阵宏亮的夯歌划破了小清河北 岸这片宽敞豁达平野的沉寂,场部扶植起头了。因肩负 示范感化,工程设想气焰不凡,一开工就是高规格、 大手笔。包罗出产、糊口用房,宿舍、办公室、饭 堂、合作社、康拜因库、拖沓机库、补缀厂等一应 俱全。砖瓦、沙石等材料都是从济南用船顺小清河 运过来的。扶植者们仿佛手握阿拉丁神灯,苍莽寥 廓的天空底下,忽地增添了多幢很是气派的建筑。 这些砖瓦布局的衡宇矗立在灰茫茫的荒漠上,很是 刺眼,吸引了三五成群的老苍生到东场“逛新城”。 几多年过去了,旧日东场的“十大建筑”,特别是造 型新颖的大办公室,深深收藏在老农场的回忆里。 那是一幢南北长五间的平房,北端向工具各伸出两 间耳房,东侧是财政科,西侧是农业科,群众称为 飞机肚子办公室。房子宽阔敞亮,在其时就算为比 较讲究的办公室了。断不了来瞧新颖的人,趴在玻 璃窗上,能清晰地看到四壁挂着十几个镜框,除马、 恩、列、斯像外,还有各社会主义国度的魁首像。 “净是些大胡子外国人。”一位昔时的参观者还清晰 地记得一些细节。 1950年,荒漠上第一盏电灯亮了(电源是自备 发电机),燃起了人们心头的无限但愿。电灯这种不 可思议的光源,在一个霎时里大放光明,分发出令 人惊讶的白天气味,把人们带入了一种如梦如幻的 全新体验中,人们似乎已看到了城市糊口的恍惚轮 廓。一个女拖沓机手如斯描述第一次看见电灯的反 应:她在房间里不断地用拉线开关把持电灯的明灭, 并在光明与暗中的对转中哈哈大笑。白炽灯的光线 照亮了这个纯真的18岁农场姑娘的命运。 农场根本设备的逐渐完美,为各路豪杰供给了 施展十八般技艺的广漠舞台,一多量身怀绝技的能 工巧匠大展身手,尽显豪杰本色。李瑞龙即是此中 的一位佼佼者。他通晓机械,康拜因、拖沓机、汽 车样样能操作,似乎凡是有策动机带轱辘的他就会 驾驶、补缀。五一农场麦收环节时辰,有一台牵引 收割机的c一80型拖沓机因毛病趴了窝,星夜派专车 来广北请他,他去背工到病除,很快投入出产,一 时传为佳线KW 发电机组,需到张店火车站提货。因这件庞然大物 超重又上晃,加上途中又有20多公里土路,汽车驾 驶员不愿担风险。李瑞龙阐发判断后,决然跳进驾 驶室,凭仗崇高高贵的驾驶手艺,将发电机平安运回了 广北,解了燃眉之急。所以经常有人说,机械有什 么弊端,只需李瑞龙参加听听声音,就晓得问题在 那儿,一修一个准。 广北农场是农业机械化人才的摇篮,具有浩繁 的顶尖高手,吴玉忠、马焕文、马明基等都是响当 当的人物,而下层的机务队也很有几个手艺呱呱叫 60年代中期,农场组织手艺大交锋,各路人马云集广北,在一条长1800米、宽200米的条田上摆 开了疆场。黄河农场来的毛师傅第一个出场,此人 是坦克兵身世,练就一身过硬身手。耕地角逐打墒 时,他只在南北一条线上埋了四、五个点,就跳上 车起头耕耘,成功地完成了科目。 轮到广北一机务队的荆松上场时,他胸有成竹 地只埋了一个点,就径直开了过去,耕的地笔直, 就像拿墨线量出来的。毛师傅见状,甘拜下风,甘 拜下风。 放羊娃身世的赵吉州,因为勤恳勤学,长于钻 研,几年下来,就从一个一起头抱黄油枪,在康拜 因上担任清理“残存升运器”(在粮仓后面戳堵塞 的麦秸)的小伴计,历炼成为一名一身好功夫的技 术骨干。万物苏醒的春天是他一试身手的大好光阴。 冬耕时开垦出来的地盘,颠末一冬的风吹日晒、雨 淋雪激,风化得酥如面沙。在如许的地盘上耙地是 他的拿手好戏,特别是对角耙。他昔时的副手回忆 说,老赵手艺好,效率高,他都早早干完回家吃午 饭了,手艺差的还在地里忙乎着。兵团时,每个机 务队分一台车床,恰恰只要他这个连小学学历都不 完整的人能玩得转,车个销子、旋个螺丝,得心应 一段逝去的光阴,一份收藏的感情,它触动与唤起的不只仅是我们的回忆,还有对已经在这片热 土上奋斗过的先行者们深深的敬意。现在的广北平 原,只要太阳是本来的,月亮是本来的,其他的一 切,均已发生了沧桑巨变。独一不变的是我们对老 一辈农垦人的永久纪念。罾 (作者单元:山东省广北农场) 2010.081中国农垦I 81 万方数据

  芳华放彩生命飞歌——山东省广北农场开辟扶植纪实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494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回到顶部
describe